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性至勃勃

 
 
 

日志

 
 

【坦桑见闻】一位援非的德国年轻女志愿者的故事  

2015-06-13 12:12:14|  分类: 2今天潮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居士这两天到达累斯拉姆出差,今天又住Atriums 小旅馆。关于这家小旅馆,居士在以前文章中,多次提到。

本来,昨天到达市,因图方便,便住在同事正住的位于Mikocheni 的一家当地人旅馆。但今天早上出了个状况。遇到一群自称是移民局的人来旅馆专查中国人的签证。那帮人要查我,我便先让出示他移民局的工作作。他拿出给我看了,那工作证很旧,很烂,也不知真假。我也出示了我的工作签。

他们一看没有任问题与把柄,这才作罢。我却嚷开了,对他们说:你们这段时间,老来查我们中国人,让人很不爽。以前不这样,最近却很不正常。你们个个都称是移民局的,但也有不是移民局也来查我们。那伙人忙问,是不是警察?我说不是,好像是假移民局的。我实际上也在呛对方,因怀疑对方不是真的。那伙人也不做声了。他们也拿我们没法,因我们手续齐全,捞不到油水。

通过这件事,连带着昨晚入住那家旅馆也没有好印象了。因此,在到机场送完回国的同事后,就换回到自己经常住的Atriums 小旅馆。

回到Atriums 小旅馆,已是中午。故,就在游泳池边坐下,要了一份牛肉米饭午餐,就坐着等饭吃。此时,发现在稍远处,坐着一位白人年轻女子,估计不27、28岁上下,不到30岁。看上去是一位西洋美女。她抬头给我打了个招呼。她正忙于在桌子上的笔记本上打字,可能在写什么。不久,她也要了一份午餐。我吃完午饭后,就回到房间,午休了一下。

下午,在房间整理了一下资料。不知不觉,又是吃晚饭的时间了。于是,到旅馆的餐厅点了一份当地炸鸡加土豆条的饱餐。便又在游泳池边的桌子边坐着等饭了。此时,中午见到那位白人女子出现了。这次,与她一起的还有一位当地黑人青年。我先还以为,那位黑人青年是她的当地情人。这次,她俩就在紧挨着我桌子旁边的休闲椅上坐了下来,并与我聊起天了。

她介绍说,她是德国来的志愿者,在这里搞慈善援助事业。并说好像两个月前,还在这个小旅馆见过我。我也有这种印象,貌似在这里见过她的。她一边与我聊天,一边又与她旁边的那位不时打手机的黑人青年讲话。看她那样,似乎在等什么人来这里聚。

不久,我要的晚餐来了。我边吃晚餐,边与她聊天。看到我在吃饭,她也不想等了,叫餐厅的服务员拿荼单来点为她与黑人青年各点了一份据说是来自维多利亚湖的鱼。并告诉我说,她们等的那位朋友因达市堵车来不了了。由于她俩坐的休闲椅与其边上的桌子相比太矮了。吃饭不便。我就请她们到我吃饭这张桌子上来,并回答她说不介意被打扰吃饭。三人围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继续聊天。不知多久,她要的晚餐也来了。于是,三人就一边吃,一边聊。

在聊天中,我问了她很多关于她当志愿者的故事,她乐意作了回答。我后将谈话梳理了一下,她的故事是这样的:

她叫 Ramona Seitz,在德国一所大学商业专业毕业。毕业后,在银行工作了五、六年。她有一个哥哥,在坦桑尼亚当足球教练。他组建了一个小型的非政府(NGO)慈善机构,组织一些德国志愿者,在坦桑尼亚做一些援助性工作,帮助当地需要帮助的人。志愿者们主要在木旺扎工作。

受她哥哥的影响,Ramona辞掉了在德国一家银行的工作,也加入了志愿者的慈善事业。每年,她要来坦桑尼亚几次,一次一两个月。当然,她也是在木旺扎当自愿者。她的工作,主要是志愿者的协调人。她在与聊天时,不时用手机发短信,说是在与其他志愿者协调工作。

她说,她哥哥这个NGO有54个志愿者。我对NGO(非政府机构)的志愿者很好奇。问她志愿者的经费来源如何。她回答说,她们这个组织的志愿者没有得到组织的一分钱,都是自己化自己的钱,到非洲来从事慈善事业。就她自已来说,她到非洲来,都是化的自己以前在银行工作几年的积蓄。我说,据我所知,我们中国也有一些学生,在国际NGO组织当志愿者,在非洲从事支教工作,但还是能得到一部份在国外的生活补贴的。她说,有的NGO组织是这样的,但她哥哥这个机构都是自愿者自己化自己的钱搞慈善。我说,你们这种奉献精神太感人了,有点像以前来非洲的传教士。她说,有点类似吧,只是她们不传教,只搞慈善事业。

由于这两年在非洲当自愿者,体验多了。她也萌生了转专业的念头。她现在又是学生,在一所大学里学新闻文化学与心理学。我问她是不是在拿PhD,她说不是,而是从头学本科。新闻文化学可以帮助自己辨别各种新闻的真实性。

说到读书的事,话题又转到她旁边那位黑人青年上去了。那黑人青年最近也在忙申请上大学的事。他想读达累斯萨拉技术工程学院。其实,这位青年也是Ramona与她哥哥支助的对象。(我原来还误解成了她在当地找的黑人情人) 这位黑哥是她哥哥当足球教练时手下的一名球员。孤儿出身,后来在木旺扎足球队里踢球。但当球员的,不一定在专业上都有前途。于是,Ramona与哥哥便帮助他在达累斯萨拉姆的机场找到一份维护空调的工作。现在又支助他上大学。听她口气,他哥支助的对象也有一些自己训练过的球员。

我们聊着,不知怎么又聊到斯瓦西语上了。她说,身旁这位黑哥的未婚妻,也是孤儿,也受到她们的支助,但不会说英语、因那位未婚妻只有小学文化。不会说英语,而她又不会说斯语。我说,你俩就互相学习,你教她英语,她教你斯语。

这个德国姑娘的作为志愿者到非洲的献身,真的让人感动。我如果是毛太祖,就会写下的这样的评价: Ramona同志是德国志愿者,才二十几岁,为了帮助非洲人民脱贫致富事业,受得德国NGO的派遣,不远万里,来到坦桑。去年春上到达市,后来到木旺扎工作,不惜掏自己的腰包。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非洲人民的慈善事业当作她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公益主义的精神,每一个世界志愿者都要学习这种精神。 Ramona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我这次聊天,也聊了其他一些题,如达累斯萨拉姆的行车难、木旺扎维多利亚湖里那种著名的鱼和坦桑尼亚的野生动物等。她说她到坦尼亚从事志愿者工作,也附带旅游一下。她还说,她今天笔记本电脑坏了,搞工作一点不方便。我说,中午你不是还在用吗。她说正是中午坏的。因游泳池边没电源,她笔记本电池的电用完,她用刚买不久、据说是笔记本充电保的设备来充电,可能是电压不匹配,把笔记本电脑烧坏了。下午拿出去修去了,不知修得好不。以后这段日子,可能只能靠Ipad 写东西了。

我们聊了很久,估计有两个小时吧。最后,我们道了晚安。她将那位支助的黑哥送走,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我也回到了我房间,觉得这次长聊也是一个很好的写作题材。于是乎,便熬夜在笔记本电脑上码出了上面那篇文字来。

【坦桑见闻】一位援非的德国年轻女自愿者的故事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坦桑见闻】一位援非的德国年轻女自愿者的故事 - 华林居士 - 华林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